Industrial

[2002] 日本電子遊樂器廠商的困境及未來走向5 中古軟體


  • 伍‧中古軟體

日本「新古書店」的問題

「新古書店」的問題跟遊樂器界的中古連鎖販賣是一樣的情形。但由於書商可退書,因此「新古書店」可將二手新書退給書商,藉此賺取更多的利潤。「新古書店」的二手書,其收購價為一折;而其賣出價為五折。也就是有書價四成的利潤。而一般書商賣給書店則為代售制,書價78%左右。且書商除了要付一成於製書成本,一至二成給予作者,剩下的則是利潤,而這些利潤還要應付:代銷書退書所造成的囤積風險。

又因為大型書商為了要負起教育界的責任,因此必須虧錢印製:原文書、翻譯書(除了請人翻譯,其販賣量也極少)、字典、冷門的工具書……等。因此大型書商雖然有賺錢的書,但其利潤在東扣西扣之後並不高。而「新古書店」利潤完全不用付給書商,因此等於吃掉書商應有的利潤。而「新古書店」在2000年時,其營業額佔了日本全體書商的5%,而日本的書商營業額卻於2000年下降不少,其下降幅度比「新古書店」的營業額高出一些,可見「新古書店」的打擊可謂十分大。

90年代,「新古書店」興起。資本額由原先的1000萬日圓,增加至今年的15億日圓。(光今年就增加了10億日圓)而書商的營業額由原先的正成長4%至去年的負成長5%,總共損失近10%的營業額。而今年「新古書店」賺的錢更多,其書商的營業額將會降至更低。書商營業額低,自然利潤也降低。利潤降低首先是拿人事開刀,也使得書的品質下降,失去對消費者的吸引力。而消費者要買書時,自然不會去書店買,而是去「新古書店」,造成利潤完全無法回到書商。

對於業界而言,書商是生產者,消費者則是生產者的養分,而「新古書店」則是掠食者,對於業界沒有貢獻,反而吃掉生產者所需的養分,造成生產者製造的東西品質不良。現今消費者至「新古書店」買書的比例還不算高,但以一年平均增加1%的比例來看,在數年後將會使一堆書商倒閉,其中不乏大型書商。至於撐下來的書商,也會把一些不賺錢的書停掉,到時吃虧的仍是消費者。不過消費者肯用一折的書價,賣給「新古書店」,其原因也反應此書根本沒價值。2000年時,日本書商已有十萬家。而這十萬家為了出書、出雜誌,必須有作家才行。但日本作家有這麼多嗎!而雜誌的編輯群也有這麼多嗎!

因此,書商重金挖角的動作不斷,使得一些著名雜誌的內容豐富性下降,再加上同種類型雜誌有許多種,這些都使得雜誌銷量降低。一旦雜誌銷量降低,其可運用的資金便縮水,導致可看性不如以往。【而雖然日本有三大漫畫週刊,但在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為止,仍是以「集英社」的「少年跳躍」為主要的漫畫週刊。並且「集英社」其週刊改編的動畫作品,佔有相當大的市場比例,且收視率皆有15%左右,因此有人戲稱「集英社」如果出動畫雜誌,不給其它動畫雜誌報導,那麼這些動畫雜誌都可以停刊了。其原因在於「少年跳躍」所連載的漫畫,以民意調查為主,造成集集皆精彩,再加上當時的編輯長有識人的眼光,因此挖出不少好的漫畫家,也產生許多有名的作品。例如:「貓眼」、「金肉人」、「北斗之拳」、「聖鬥士星矢」、「七龍珠」、「城市獵人」、「魁!男塾」……等等。(幾乎都有卡通,且平均收視率在15%左右,有些甚至高達20%以上。)至於「講談社」則以分工制為主,先找作家再找合適的漫畫家;而「小學館」則是找「編劇」及「漫畫」皆可自己來的漫畫家。且這兩家都是以單行本的市場熱度,來決定週刊是否繼續連載,因此作品有較好的故事性。但「少年跳躍」的編輯長:「西村繁男」走了之後,再也沒人能取代其識人的本領。雖然「少年跳躍」的銷售量已破800萬本,但其單行本的週銷量仍佔一半,但月銷量則只剩二成,表示其作品的市場持久力不足。至於「小學館」及「講談社」仍有相當好的銷售量,且其卡通作品的收視率也比「集英社」的作品來的高。 】

而名作家往往也因金錢上的影響,同時為多家書商寫書,導致內容不如以往來得豐富,雖然量多,但質卻不精。使得許多讀者不再把雜誌及書留起來,而把它賣給「新古書店」。又因為「新古書店」的書價為五折,且書幾乎全新。因此許多消費者寧願至「新古書店」買書,也不願至書店買書。在此情況之下,書商自然無法多賺錢,而導致虧錢倒閉的命運。其實這也是一種「ATARI震撼」,畢竟看書除了教育之外也包含娛樂,在書商無法持續提供優質商品,消費者不是換另一種書,就是減少看有關娛樂方面的書藉,而原本的娛樂行為則轉往它用。

中古軟體其影響同「新古書店」

在日本常可見到一些當期幾乎全新的軟體,只賣原訂價的一半,甚至連一半都不到。這些軟體,就是一般所稱的中古軟體。在FC時代,由於採用卡匣,因此小賣店必須向「初心會」(也就是盤商)提早訂購。由於是採賣斷制,因此萬一所訂的商品賣不掉,小賣店除了用搭配銷售的方式之外,另外就是採中古軟體的方式,貼補其損失。由於小賣店擁有賣不掉的卡匣是常有的事,「任天堂」也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方式,默許小賣店這種方式。因此,當強卡缺貨時,中古軟體恰好可滿足玩家的需求,而廠商也可避免被玩家埋怨。

在FC及SFC時期,由於開發成本低,及採用卡匣的方式。因此廠商對於小賣店這種行為並不反對。畢竟小賣店有囤積商品的風險存在,廠商為了不得罪小賣店,(要訂多少卡匣,由小賣店決定。)並不反對此種行為。但PS時代,由於採用CD為儲存介面,因此小賣店如果貨不夠賣,廠商在三天之內即可補貨。並且,由於廠商日漸增多,再加上SONY對於軟體並不管制,使得市面上充斥各種軟體,也使得各廠商開始賺不到錢。再加上出現連鎖販賣中古軟體的商店,由於全部是中古軟體,再加上價格便宜,因此造成軟體銷售出現下滑的現象。由於此連鎖商店的庫存風險比一般小賣店低(購入價格不到¥1000),因此愈來愈多連鎖店出現。

因此,廠商對連鎖店提出控告;而連鎖店也群集起來,反對廠商限制其賺錢的門路。但最後由於官司長達數月之久,且在此期間內此連鎖店並不能賣中古軟體。因此,在法院未判決前,此連鎖店已倒。但一般小賣店,仍持續販售中古軟體,畢竟他們有軟體囤積的風險。

事實上,中古軟體由於錢不是付給廠商,因此對於整體業界是有危害的。玩家一旦習慣於低價的中古軟體,對於新軟體來說,其價格就成為阻力,使廠商在銷售時,往往達不到預期的目標。要消除中古軟體,就必須從販賣體制著手。以現今軟體而言,一片的成本不到¥500,但卻賣給小賣店近十倍的價錢。廠商應該要將軟體的販賣,改為代售及賣斷並行制,使小賣店有利潤可言,而不是讓小賣店成為囤積中心。如果不改善此點,中古軟體的問題永遠是無解的,並且會持續惡化下去。

由於書並非是完全屬於娛樂,因此娛樂競爭的問題並非是全部。而遊樂器則有娛樂競爭的問題,因此中古軟體的問題並不像「新古書店」那麼明顯。廠商再不解決小賣店的囤積問題,這問題會持續惡化下去。一旦大部分的玩家養成買中古軟體的習慣,最後倒霉的仍是軟體商。

租書業

租書業在臺灣是比較發達的一項產業,但種類仍是以漫畫、小說、雜誌為主。租書業對漫畫及小說的銷售量是有一定的影響,但真正好看的書藉是不受影響的。所以漫畫中的一些名作,至今在臺灣已再版不知幾次;而小說以金庸、古龍、倪框…等人的作品,從幾十年前就在租書店中出現,至今仍一再被書商再版發行。並且臺灣的租書店已有上千家,對於書商來說,已具有固定的市場。畢竟不管多爛的小說及漫畫,租書店都會進,也使得這些原本會被書店退書的書,能被消化掉。但臺灣因政府無能,使經濟衰退為全亞洲第一,因此許多人都縮減有關娛樂的消費。因此租書店的生意仍然正常,而書商則叫苦連天。因此租書業有利也有弊,讓書商又愛又怕。

出租遊戲

在美國,其遊戲可用租的。在當時「任天堂」還因此與租遊戲的業者打官司,可惜最後敗訴。但「任天堂」在N64時代,憑租遊戲,使得其軟體長賣2年之久,也藉此保住美國的市場,不致於像日本市場一樣。

對於「任天堂」來說,其遊戲是經過審核的,品質自然有一番保證。而有些小公司沒錢做行銷,只能靠這些出租業者使其遊戲能夠被玩家所購買。由於出租遊戲有時間限制,玩家租回去很喜歡此款遊戲,自然會花錢買此遊戲回去玩。雖然出租業者會使:短時間即玩膩的遊戲,如:射擊、動作、影片型的遊戲、等,使這些遊戲較少公司去做;並且也會影響新遊戲的銷售量。(因為玩家會先租回去試玩)

但如果是遊戲性高的遊戲,自然不受時間的影響,可以維持數年的銷售量。所以美國的遊戲銷售排行上,有許多遊戲早已經銷售一年以上,這情形跟日本只賣頂多只賣三個月是不同的。所以出租業對遊戲商有利也有弊,有利的是遊戲性足夠的自然會長賣,如:FF 7;而其弊是遊戲性不夠,如:「保鏢」或系列之作不如以往,如:FF 8、FF 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