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

[1997] 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作者: barbmarco (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看板: MenTalk
標題: [分享]談"所謂"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時間: Thu Mar 19 11:22:44 2009

這是轉載自巴哈姆特討論區 H-game 版的精華區
這已經是12年前的文章了
不知道各位版友有沒有看過
就post上來分享一下

標題的"所謂"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其他都是沒有更動
文章比較長, 大概直接END的人會佔多數…XDDD

———————————————————————-
作 者:SAKURAKO (杉本櫻子)
標 題:談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時 間:バハムート (Thu Apr 17 00:52:06 1997)

[談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為了要把同樣觀點的部份合在一起回,我把部份原文重新編排,請見諒

另,文中我對於那些所謂「女性主義者」的觀點,
是我在看了一些自認女性主義先驅者的所作所為後所提出的感想,
並非針對sula兄

※ 引述《sula (色情小潘安)》之銘言:
: : 在同級生2的遊戲中,一般都是一次追一個女孩,
: : 然後跟她過著幸福的生活,這種劇情較能令人接受
:     抱歉….這種情況好像只有在我第一次玩時才出現說…因為我玩遊戲有一個習慣
: 就是先自己玩一遍,然後再用攻略玩一遍,您也知道有攻略的人一定都是前後比對互相
: 參考的將所有不衝突的劇情一次玩完,有時候就會有最大可能的(六個)的攻略同時一起

那可不一定,同級生2攻略所推薦的攻略法就是一次只追一個女生,
而我就是這樣一個女孩一個女孩慢慢追,把十四個女孩的劇情都仔細玩了一遍,
而櫻子的劇情則是玩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 難免的去比對一下,覺得這個現象很有趣說….,不過有一個客觀的事實,不管同級生再
: 怎麼純情,再怎麼"賞心悅目"但他依然是個H-GAME(啊!!!奄野的陰影又來了!!!!)

那又怎樣?以電影來講,一部電影是不是限制級並不會影響這部片子的水準,
反而是尺度提高之後,導演更能夠盡情發揮,將劇情詮釋得淋漓盡致,
我覺得你這種說法,就好像看到國外的限制級電影,
就輕蔑地說「啊,那也只不過是部三級片罷了」,
同級生2也是,你不能夠因為這部作品中有性愛場面,
就把焦點集中在H的場面上,而抹煞了這部作品整體的水準

不過話說回來,不同的人看一樣的作品,會有不同的焦點
想當年我去澳洲時,在旅館看電視上播「與狼共舞」,
電視上演到男主角跟女主角的性愛場面,
坐在一旁一起看的家母看到這一幕,說了一句
「你怎麼在看A片啊!!」

當場被她打敗………..

我覺得家母的心態跟您有異曲同工之妙……..:)

「性」並不是什麼骯髒淫穢的事,它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確實存在
而又決不可缺少的東西,如果刻意去忽視它,或是刻意把它從我們的生活中抹消,
那才叫做不正常,這個觀念各先進國家都已經具備,
在他們的電影電視中,並不會刻意去避免男女主角的性愛鏡頭,
相反的,他們認為這是男女主角愛情的表現,
這個觀念國內還很不成熟,刻意去避免談論"性"的結果,
只是使得下一代對性的觀念更加模糊,只好靠自己揣測,
也造成了許多扭曲不實錯誤的性觀念,
若要比喻的話,我覺得國外對性的觀念有如『成人』,
他們可以以健康的心態來看待它,討論它,將它視為生活的一部份並enjoy in it,
而國內的觀念就好像一個『國中生』,
看到課本上胸部乳房的字眼,就開始一群人露出賊笑,
只知道去強化生殖器官的印象,卻對兩性互動關係完全忽視

今日國內對兩性關係的扭曲的原因,
根本不是一些自認女性主義者口中所謂H-Game,動漫畫的問題,
(關於這點後面我會再詳細說明)
而是在於『對兩性關係教育的徹底缺乏』
縱觀形成一個人的人格最重要的青少年時期,
居然只有幼稚園時爸媽教小孩說「男孩子跟女孩子是不一樣的」,
以及國中課本短短兩篇教生殖器官的文章,其他的竟然完全沒有?!
仔細想想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
而兩性之間交往的觀念,也因為國內升學主義至上強迫男女分校的愚蠢政策,
使得青少年在他們形成人格最重要的時期卻嚴重缺乏這方面的經驗,
一旦要接觸,就是抱定了以談戀愛為前提的「不純異性交遊」,
根本無法以『平常心』去對待,而社會對「性」嚴重壓抑的結果,
只是造成了青少年對"性"抱有更偏差的揣測與幻想
等到他們長大了才會發現「性」也不過如此,
只不過是我們吃飯睡覺生活中的一環,根本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可是在這青少年在黑暗中摸索的時期,就已經造成許多的社會問題了

: 您只能說他是一個"特別的"、"與眾不同的"、"將性的成份提高至愛"的H-GAME,但卻
: 無法閉著眼睛說,"這只是一個男女之間純純愛情的一款戀愛模擬遊戲…."

如我前面所說,「性」是生活中的一環,
你不能因為兩個戀人有性行為就說他們不是在談戀愛

而且實際上戀愛有很多種形式,有人僅憑書信往來就萌生愛意,
一見鍾情的例子也所在多有,甚至對一個根本不是真人的瘋狂愛戀,
我不認為有任何人有資格批評別人所付出的感情算不算戀愛

: (何況戀愛 是不能模擬的….),
:     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世界上有恆久不變的戀情???我相信有…不過電腦的攻略
: 及SL大法卻不斷的侵襲我那脆弱的信念(笑)^_^
: 句了^_^…出處請看EVA最後一集…)不過當然,這些作品除了“發洩用”外,其教導的
: 偏差的性觀念,也十分的可觀,所以Alice公司就常以此點來大作文章,明明做出來的

什麼叫模擬遊戲?以電腦模仿出現實生活中物體該有的response,
『簡化某些要素後』,讓對該項事務沒有專業知識的普通玩家
也能享受該項事物中的樂趣。
而且既然是電腦遊戲,人造AI,那麼自然無可避免的會受到電腦硬體的限制,
而受限於「遊戲必須簡化某些要素」的條件,自然也會有所謂S/L大法
或攻略的出現,這點並不奇怪,只要玩家能弄清虛幻與現實的不同,
了解現實生活是無法S/L的,現實生活是沒有攻略的,
那麼在遊戲中存在這些密技便與現實生活不相牴觸。
若以「模擬遊戲」的定義來看,
同級生2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戀愛模擬。

當然就有女性主義者抱怨了,說這類遊戲中過分簡化與異性交往的過程,
是沒錯,但這才是為什麼要有這些模擬遊戲的原因!!!
如我前面所標示,「簡化」是模擬遊戲中十分重要,不可缺少的因素,
如果不將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加以簡化,則根本無法讓一般人也享受到該事件的樂趣,
比如說飛行模擬,跟真正開飛機來比,它所扣除掉的繁瑣步驟可以說是驚人的多,
但是最重要的一點,這也是許多女性主義者在批判這類媒體時往往搞不清楚的,
那就是,

「遊戲中的虛幻世界跟現實生活根本是兩回事!!!」

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你不可能玩玩飛行模擬,就有能力去開真的飛機,
你也不可能因為精通賽車遊戲,就有能力可以真的開車上街頭,
同樣的,玩戀愛模擬遊戲,也不能拿其中的情節去套真實生活中的兩性關係,
那根本是兩碼子事
而今日所謂女性主義者反對的焦點,就好像在說

「因為真實生活中開飛機是很複雜的,
為了怕人家拿本遊戲手冊就想去開飛機,
所以經過簡化的飛行模擬遊戲不准存在!!」

我覺得這個觀點是相當可笑的,現實生活是現實生活,遊戲是遊戲,
如果照她們的說法,那所有的模擬遊戲通通都不准玩了嘛!

再談她們常主張的「玩此類遊戲會造成玩家有偏差的性觀念」
也就是說她們認為玩家會照著遊戲中的模式去發展他們對異性的關係,
照這個說法的話,那是不是說玩"賽車模擬"也會助長飆車歪風,
玩"快打遊戲"也會助長社會暴力事件?
玩極道梟雄時用火箭炮機關槍掃射群眾,
或是在毀滅戰士中大開殺戒的那些青年學子,
難道就會真的因此上街對著群眾用機關槍掃射?

我覺得這根本是在倒果為因。

對性,暴力的慾望,追求速度的快感,這些是原本就埋藏在人的心底,
(心裡學家馬斯洛以五F來表現人的基本需求,亦即
『性慾』,『食慾』,『群聚』,『戰鬥,征服』,『逃走』)
只不過我們平常用所謂的倫理道德去把它壓制住,
而被壓抑的這些慾望,只好選擇合法的宣洩管道,
在電腦上飆車,在電腦上打人,在電腦上追女朋友,
青少年用這種方式宣洩慾望,我認為絕對比真的上街頭飆車,
上街打人,要好得太多

女性主義者挑這些東西開刀的原因,
只不過是因為不願意接受這些慾望是原本就藏在心裡的這件事實,(女性的潔癖)
所以才找尋一些可以推卸責任的目標:
「我都沒有錯!都是那些外來的遊戲漫畫害我的!」

我覺得她們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分不清虛幻與現實的差別」
以H-game為例,她們常以遊戲中男主角的作為,
將其幻想成現實生活中男性對她們的迫害,
我覺得這是很荒謬可笑的,
但這也正反應出一些有被害妄想症的女性主義者在真實生活中找不到
對她們迫害的事實,只好拿一些不存在的東西將自己代換進去,
(如H-game中的女性角色)然後說自己被迫害了,
常可見女性主義者振振有辭地說她們被男性社會壓迫,
但卻老是光繞著意識型態打轉,
扯一些自由心證的東西企圖使別人相信她們是被壓迫的一群,
像我就聽過幾個十分可笑的例子,
有人說女孩子坐姿端正雙腳併攏,
是被大男人主義為了自己利益而將女性洗腦的結果?
她說因為男孩子為了要在坐車的時候佔取較大的空間,
(就是那種火車上的一長條的椅子)
所以總是腳開開地大剌剌地坐著,然後規定女孩子只能縮的小小地雙腿併攏,
這樣才能夠讓男孩子有比較大的空間可以坐
當初我聽到這話實在是好氣又好笑,
女孩子高興要用什麼坐姿關男孩子什麼事啊?我們管得著嗎?
再說有些女孩子喜歡穿短裙,如果她們平常就習慣大剌剌地坐,
在穿裙子時也一樣腳開開地坐,結果讓別人看到她的內褲,
那到底吃虧的人是誰?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而是教我們女性主義心理學的"顧燕翎"老師,
她在女權運動界算是小有名氣的了,連她這樣對女性主義
居領導地位且應有客觀評斷能力的人都有這樣的偏見,
那我不曉得其他那些只不過會耍耍嘴皮子的女孩子
心中對異性的偏見嚴重到了什麼地步

回到正題,再說為何女性主義者喜歡專挑這些漫畫,遊戲的麻煩,
深究下去其實可以發現其心態頗可議
以社會上的現象而言,對女性會有大男人主義的所謂沙豬,
或是在現實生活中對女性有偏差行為,將女人視為玩物的,如強暴犯
幾乎都是『成人』,一些可笑的廣告如鼓勵男性入珠,
服用藥品來強,猛,久,征服女人,他的主要訴求也都是『成人』
真正影響到女性權益的應該是這些族群,
可是看看自稱女性主義者,婦女團體平時攻擊的對象,
漫畫?電玩?這些族群的對象是誰?「青少年」。
這是一個相當可笑的現象,像這種情形,與其說是「拍蒼蠅不打老虎」,
還不如說是「柿子挑軟的吃」,因為在社會上比任何人都要弱勢的,
就可以說是年齡較小的人了,女性主義者在社會上「自認為」遭到挫折無處發洩,
只好拿比她更弱的小孩來開刀
同樣的情形也表現在家庭結構上,若以女性主義者所謂的「支配和附庸」的關係
來解釋大男人主義家庭中夫婦關係的話,
我們可以發現扮演母親的並不是單純的被支配者,
相對的,她把這種權力慾望轉向比自己更弱勢的對象,也就是她的小孩,
在母親-小孩的關係中,她搖身一變,成了『支配者』,小孩則成了「被支配者」
這種權力關係屬於永久式的不平等,亦即支配者並非為了
培養被支配者成為超越自己的存在,而是在培養一更有效率的勞工,
一如傳統的「養兒防老」觀念,而此權力模式將一直持續到支配者老死為止,
就算小孩長得再大,知識再豐富,他永遠都是被父母支配著
將母親在家中的這種情形與女性主義者在社會上的作為相對照,
不難發現兩者有極高成份的相同,猶如食物鍊一般

而女性主義者對H-Game本質的的錯誤認知,
不,應該是說對於「娛樂」本身的錯誤認知,
是造成她們發表一些不負責任(或者該說是推卸責任)的言論的主要原因
其中的問題就在於,『以教育的觀點來批評娛樂的方式,根本就是一大錯誤!』
「教育」跟「娛樂」兩者是完全不同目的的東西,
一個是基於理論上的觀點,告訴你「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但是對於你實際上的需求卻沒有太大的幫助,
比如說教育告訴你,「你不可以殺人,不可以用暴力」,
可是我心中又偏偏有殺人的慾望,有暴力的慾望,有性的慾望,怎麼辦?
像教科書上所說,用打球,從事正當休閒活動,來排遣這些慾望,
那根本就是不負責任的唬爛,確實讓自己專心在別的事,
可以「暫時忘記」某方面的慾望,可是這個慾望及問題依然存在,
只不過你以以自欺欺人的方式忽略它了而已,
除非你能打一輩子球,不然這個問題仍然會回到你心中,
我覺得教育者講這話,就好像在跟非洲難民說
「啊…你們只要去打打球,從事一些其他的休閒活動,肚子就不會餓啦~~」
一樣的可笑,食慾跟性慾以及人類其他的慾望都是人類正常的生理需求,
一味地以教育觀點企圖抹滅這些需求,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娛樂」卻能補「教育」對於這些慾望在實際的處理對策之不足,
它能對症下藥,直接解決人類對這些慾望的需求,

如果真要以教育觀點去批評娛樂中帶給人的不實資訊
造成觀眾對現實社會的情況有所誤解的話
(例如女性主義者所說H-Game所傳達的錯誤性知識)
那我覺得該被批的首推在小孩間大受歡迎的『迪斯耐卡通』,
第一,老鼠怎麼會講話?(←這不也是不實資訊嗎?)
第二,人被打扁了之後怎麼可能用打氣筒吹吹氣又回復?
這很明顯地有鼓勵孩童去抱著開玩笑的心去嚐試
「把我弟弟打扁,說不定他吹吹氣也會變回來」的暴力行為
如果照那些女性主義者用教育觀點去雞蛋裡挑骨頭的作法的話,
那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會有「娛樂」這個玩意了

常可見女性主義者認為說H-Game中「教導」玩家偏差的性觀念,所以罪不可赦,
但是實際上,一如我們在玩飛行模擬遊戲時,我們都很清楚這只是娛樂,
不可能拿到現實生活中去用
而玩賽車遊戲時,它很清楚地告訴你,你就是要開快!就是要快才能贏過人家,
真要說的話,其實這也算是頗嚴重的偏差觀念,
但是我們也很清楚,遊戲歸遊戲,現實生活歸現實生活,
而且娛樂就是為了要刺激人的感官,讓潛藏在心底的這些慾望得以發洩,
為了達到此一目的,所以才必須有激烈的情節,
男主角可以拿著機關槍碰碰碰地把壞人殺個精光,
但是我們知道這是「娛樂」,所謂壞人不過是一些演員罷了,
它並不會傷到任何人,但它卻滿足了人類平常壓抑在心底的慾望,
使其不至演變成真的暴力事件,而H-Game也是一樣的道理。

現實生活中有許多不能做的事,但是人的慾望依舊存在,
所以才需要有娛樂來提供此一宣洩的管道,
大禹治水的故事我想也不用我多說了,
一味禁絕這些宣洩管道的結果,
只是會使得問題暫時壓抑住,然後爆發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你如果不讓想追求速度感的青少年在賽車遊戲上發洩,
只是徒然逼他們真的上街去飆車,甚至亂砍人,製造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對H-Game也是一樣,如果有這方面慾望的人無法在虛擬的電腦世界
或是漫畫的幻想世界中滿足其慾望的話,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找真人逞兇,
到時只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問題

: (不懂女性主義的傢伙還感拿女性同胞們來當擋箭牌….笨蛋!!!)(笑),

說老實話,有一些女孩子常常誇耀自己對女性主義有多懂多懂,
然後就在那邊說男生都不懂女性主義,男人都是沙豬,
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無知的可笑,比起一些亂說話的小沙豬好不到哪裡去,
只不過看過兩本小說就自以為精通世上所有的H-Game,
然後就開始自以為是地高談闊論,
以目前的情形來說,一個人只要她是女的,
然後她可以掰上幾句不負責任的言論,
用一些莫須有的罪名來罵男人,她就自以為是個女性主義的救世主了,
這種情形是相當普遍的,但是實際上她們連女性主義到底想要幹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所謂女性主義之所以會崛起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女性體認到
自己長久以來一直扮演著傳統僵化的角色,因而失去了自我,
所以發起「女性自覺運動」,促使女性『自我檢討』,『自我改造』,
以適應此一快速多變的社會,這才是女性主義的「原點」,
但是她們在向外發展的過程中,遭到了外界的質疑,
「她們真的可以勝任此一工作嗎?」
此一質疑被解讀成所謂的大男人主義,
於是兩方就一直爭吵至今,女性主義不斷指責所謂的大男人主義之非,
認為一切的錯都出在男人身上,
到了今天,許多自認女性主義者已經忘了女性主義
原本促使女性『自我改造』的目的,
卻把時間通通花在對男人漫罵找碴上,我覺得這實在是很可悲,
如果女性自己都不能抱著開闊的心胸去看待社會上
各式各樣的兩性關係以及不同的聲音,
而仍然要用另一套洗腦教條規定說現代女性就非得這樣做,
現代男性就非得那樣做,那這樣跟傳統高壓的大男人主義有何不同?
如果女性主義者沒有察覺到她們自己正在步向以前形成大男人主義的路子,
那我覺得就算她們口頭上鬥倒了男人,
也只不過是造就了另外一個有著女性軀殼的女性沙文主義的女沙豬罷了

其實女性這種行為,很簡單的就是一種佛洛依德式
的用一簡單的原因解釋所有的事件加上「推卸責任」的心態,
『我都沒錯,一切都是男人在迫害我!!』
這也是女性主義的缺點之一,女性在社會上遇到挫折,
雖然會有形式上的自我檢討,可是最後往往得出
「因為對方是沙豬,所以歧視我」這種流於情緒化的簡陋結論
(嚴格講起來應該說是為了欺騙自己的藉口)
其原因之一就是『對自己的能力評價過高』,
某女性曾表示這樣的看法,
「明明我的觀點跟另外那個男的觀點說的一樣,
為什麼他說的就能立刻獲得人家贊同,而我說的卻沒人重視?
那個主席真是大沙豬!!」
以這個case來說,當事人雖然認為自己跟別人的能力相同,
可是人往往會對自己有過高的評價,這是第一點,
另外就是表達能力的問題,雖然說的是一樣的事,
可是有人拉裡拉雜扯了一大堆,怎麼講都講不到重點,
可是有人卻能夠用簡短的幾句話就讓人了解他想表達的東西,
然後馬上切入問題的核心,像這個樣子,兩個人講的雖然是同一件事,
可是在表達能力上就差了很多,自然給人的感覺也大不相同

今日某些「偽」女性主義者的作為,
(亦即指那些打著女性主義的招牌,
實際上卻只是拿女性主義當作藉口,當作爭權奪利的工具,
而非有真正的新女性的自覺的那些人)
我覺得很像當年文化大革命時的紅衛兵,
本來文革有其突破傳統不合理制度的良性出發點,
但是發展到後面卻變成各團體爭權奪利的手段,
今日的少部份「偽女性主義者」的行為,
真可以說是跟當年失控的紅衛兵一模一樣,
(請注意,我說的是「某些」,而不是全部,
真正有心創造一個獨立自主的自我的新女性是有的,
但是我對那些整天只會把自己的境遇怪到男人頭上,
卻不願意反省自己的那些「偽女性主義者」的行為不能苟同)
當年是破四舊,立四新,打倒牛鬼蛇神,
若有反對的聲音,就把他視為批鬥的對象,
而今天這些女性主義紅衛兵的行為跟在搞文革沒什麼兩樣,
只要是傳統的,就通通是錯的,就要把他通通推翻,
膽敢對她們的行為有意見的,就給他扣上一個沙豬的帽子,
然後把他鬥臭,鬥垮,
可是鬥完之後呢?繼續去批鬥下一個?
我覺得像這種只知道批鬥社會上現有的建制
而提不出更有效解決方法的行為根本不配稱做一個"主義",
不提別的,如果真照女性主義者的觀點,把這社會上所有的娛樂通通禁絕掉,
那請問人們對性慾,暴力欲,這些潛藏在心底的慾望要如何解決?
我不認為女性主義者對這個問題有任何答案。

其實現行女性主義跟當年馬克斯主義可以說是十分相似,
只不過把劇中擔任壓迫者的主角從資本主義換成大男人主義罷了,
其他的諸如過度理想化,忽略人性黑暗面,追求「假平等」
等等缺點都幾乎十分相像,
以假平等來說,在有女性主義撐腰的情況下,
一個公司主管要是對底下某位女職員的工作能力表示否定,
恐怕馬上被該位深以女性主義人權鬥士者自居的女職員
戴上「沙豬」的大帽子來批鬥
在這種主管被女性的純個人主觀認定下影響所得出對職員們的評價,
怎麼可能公平?女性可以振振有辭地拿女性主義來當擋箭牌,
可是實際上反而是在以此為藉口去「壓迫」其他的男性職員,
製造出一種平等的假象,實際上卻是真正的不平等

另外也常見女性主義者作出一些自相矛盾的事情,
比如說女性主義者常鼓勵男性去發展一些陰柔的特質,
諸如溫柔,無主見,依賴,美其名曰「解放男性」,
可是實際上女性主義者她們一面鼓勵男性發展這種特質,
一面卻斥責擁有這些特質的女性,認為她們是被大男人主義洗腦後的產物,
從這邊也可以看出一般女性主義者所普遍擁有的錯誤觀念以及雙重標準,
女性個性陽剛就叫做有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是被女性主義所讚許的,
而一個陽剛的男性卻被罵成是傲慢自大,愚蠢無知的沙豬?
女性擁有陰柔的個性特質就被說成是男人的性玩物,沙文主義的附庸者,
男性擁有陰柔的個性特質就是新一代的男性覺醒,超越了傳統的存在?

而在性慾自主上也常有自相矛盾的情形,
女性一面主張女性必須自主自己的情慾,
不再視性為禁忌與骯髒汙穢的東西,
可是一方面卻將情色行業歸類於骯髒汙穢的行為,
對於從事此一行業的女性鄙視為下流的階層,
由此可見女性還是擺脫不了傳統大男人主義父系社會中所教給
她們的要壓抑情慾,視情欲為隱諱的舊觀念,
若如她們所言性並非汙穢的東西,那我不曉得為什麼
跟性有關的商業就會變得骯髒汙穢?
一如人們不認為吃飯是件骯髒汙穢的事,
而對賣便當的人也不會認為他是骯髒汙穢的是一樣的道理,

而要談說某些情色行業中對性觀念的扭曲,
(很奇怪的是,對於這種對女性最切身最直接最寫實的問題,
反而卻很少看到有女性主義者挑出某家店or某件事來批評,
我想八成是認為罵這些人會遭到反彈,
而罵漫畫,罵電玩它們也不會說話,也無法辯解,
而它的消費階層多半只是些青少年,在社會上說話也沒份量,根本就不必在乎,
結果說來說來還不就是那句話「柿子挑軟的吃」)
對於這些真實生活的情色行業中隱含的負面影響,
我個人並不想替它做什麼辯解,我想說的是,以ACG來說,
將慾望以ACG的方式得到滿足,絕對要比花錢買個雛妓陪你睡覺要好得太多,
而沈迷於ACG中的世界到了頂點,也頂多是變成所謂的「二次元禁斷症狀」
對真人失去興趣,反而不可能會上街去強暴女孩子
如果硬要把這些對兩性關係的扭曲的責任推給動漫畫電玩的話,
我想請問女性主義者,有幾個強暴犯是愛看動漫畫愛玩日式H-Game的?
而以美國環境來說,他們的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
對於這些H-Game或成人漫畫有像台灣或日本這麼普遍嗎?
實際上是少得可憐,但是他們的強暴犯難道就會比我們少?

再提到女性主義者對於情慾的矛盾論點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在處理強暴案件時,男方律師常欲證明是女性穿著太暴露,
誘惑男性當事人,此時女性主義者便會給予反擊,
「要怎麼穿衣服是女人的自由!」

可是在面對最近吵過的檳榔西施的問題時,
這些女性的穿著卻成了婦女團體攻擊的焦點,
「賣肉!無恥!下流!」
奇怪了,當初捍衛女性穿衣自由的那些女性主義者都跑哪裡去了?

: 我們就拿同級生來講好了,現實生活
: 中我們是否可以一次追那麼多女孩子(也許可以…只要罩的話,不然會增加"不評"喔

我想這就是你對現實生活的認知不足了,
以先進國家來講,他們跟異性的交往,
並不像國內這樣是抱著"結婚"的不純目的在交往,
然後將生活圈子窄化到只有兩個人的世界,
對他們而言,兩性交往跟交一般朋友無異,他們一次可以交很多的異性朋友,
而且只要雙方心智成熟,兩方都願意,他們隨時都可以享受性生活,
他們把"性"視作是兩性正常交往的一環,是起點而不是終點,
不要以為這種情節只是電影中的虛構故事,
在國外認識幾天就上床的很多,自己去國外住一陣子就知道

最後做個總結,從一些女性主義者所提出的部份意識型態問題來看,
(比如說女性坐姿端正是男人的錯)
我認為,很多時候對於女性所指責的要男人負責的問題,
真正問題的癥結及解決方法還是在女性自己身上,
如果女性無法體會到「解決女性問題必須要靠女性改造自己,
而不是靠罵男人來推卸責任」這件事實的話,
那麼就算男性想幫女性發展出新的自我也是愛莫能助,
而且若女性還是停留在以往那種依賴心態,凡是都要男性來幫她們解決,
那只不過是又走上了大男人主義中的附庸角色的舊路而已
很多所謂被壓迫的問題其實只是在意識型態上,
女性單方面情緒上的認定而已,
很多時候女性會認為「喔!你這樣是在壓迫我喔!」
可是對男性而言卻是一頭霧水,不管從任何理性的角度來看,
都看不出到底有什麼地方壓迫到那位女性,因此爭執就發生了
舉個例子來讓大家更容易了解,(請注意,這只是虛構的舉例,
請不要跟我爭說現實生活中哪有這麼誇張的事)
一男一女面對面在吃飯,男的吃完飯後順手把筷子往桌上一放,然後喝起湯來,
此時女方開始對他大聲抗議「喔!你這個大沙豬,你在壓迫我喔!!」
男的自然是一頭霧水,一問之下,女方才說
「你把筷子的頭朝向我了!這樣令我不快!!」
然後經過女性主義者的渲染,這個事件就變成了
『男性故意將筷子朝向女性,是一種以陽具為中心凸顯出來的表徵符號,
以此就可以表現出男性潛藏在心中對女性的強暴慾望,
藉由放筷子這個動作無意識地表現出來…….』

現實生活中很多女性主義者與男人的爭執都是這個類型,
而在這個議題中,男性認為玩遊戲跟現實生活中對女性的尊重
根本是兩碼子事,我在家裡玩H-Game,頂多是
用滑鼠游標在畫面上點來點去,這是我的娛樂,我的思想自由,
跟那些走在路上的女性又有何干?
至少我決不會沒事拿隻滑鼠去脫現實生活中的女孩子的衣服
可是女性卻覺得「『我認為』你這樣就是犯到我了,我就是不爽!」
像這種心態已經根本就是所謂的「被害者情結」了,
隨時隨地都認為人家在用淫邪的眼光在看她,
隨時隨地都認為有人想強暴她,
為了避免自己的這種恐懼,只好主動出擊,
把所有可能的嫌疑犯-亦即所有的男性-通通一竿子打翻,
在他們還沒有犯罪之前就把他們當作重刑犯來看待
剝奪他們行動的自由,剝奪他們思想的自由,
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對他們進行洗腦,
只有這樣她們才能高枕無憂。

在這個社會中,道德倫理和法律嚴格地規定人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如果女性主義連人最後的幻想自由,最後的思考自由都要剝奪,
那跟當年對社會所有男女進行洗腦的父權主義有何兩樣?
我認為只要在現實生活中對女性有正確的觀念,正確的應對方式,
那在虛幻的娛樂世界中要有怎樣的幻想,說老實話女性無權干涉

而對於上面所說的「被害者情結」解決方法,對於這點,
我覺得就有如早期社會對某些族群的人歧視的問題一樣,
在以前,當人們叫某人「同性戀」,當事人會覺得有很嚴重的屈辱意味,
那他們是如何改善此一情況?除了向外界表達清楚同性戀的正確情況之外,
更重要的是『更正自己的觀念』!!!
一個言語上的壓迫行為,或是屈辱行為,如果沒有兩方的默契或同意,是不可能成立的,
因為以這個情形來說,言辭本身只有表達出事實,而沒有其他的意義,
其他的附加意義都是人們自己另外加上去的,
就好像人們對「瞎子」和「盲人」兩詞的觀點,
明明描寫的是同樣的東西,可是卻有著不同的附加意義,
對「同性戀」一詞也是一樣,你可以對它有各種屈辱的附加意義,
但也可以當它只是個心理學上的名詞
當A對B說「你是個同性戀」,在什麼情況下B會覺得他受侮辱?
只有在B自己也認為「同性戀」這個名詞是個屈辱的名詞的時候才會!
如果B對於「同性戀」一詞的觀念,一如現在同性戀者對自己的觀念的話,
那麼這句話對B來說就根本不會有任何屈辱的感覺,
同樣的,女性必須真正體認到,根本就沒有人有任何辦法以意識型態來侮辱女性主體,
除非女性自己就已經有了侮辱自己,貶低自己的行為的先入為主觀念,
一如舊式的同性戀對自己的看法一般,
以性這個議題來說,如果女性自己能夠擺脫傳統觀念的束縛,
體認到性是一個人理所當然的生理需求,而非骯髒汙穢的事,
女性才能真正擺脫外界在性這個議題上對女人的錯誤扭曲觀念,

就好像先進國家對情色娛樂的看法一樣,
從事情色行業的女性認為跳豔舞是一件正當的工作,
而外界也不會對她們抱著醜化扭曲的觀念,
同樣的,女性群眾也不會認為因為有女性跳豔舞而造成女性被迫害,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在強調女性必須「自我改造」,促進「女性自覺」,
如果連女性自己都不尊重自己與生俱來的生理需求,
而硬要把這些需求及行為視為是骯髒汙穢的事的話,
那又如何能要求別人來尊重她們呢?


上聯:我很天真我很傻
下聯:我會爭氣我會乖
橫批:信者白痴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02.175.79.186
推 ssnlee:同級生2我玩四遍就十五個全破,但我玩到第三遍時重點場面就  03/19 11:34
→ ssnlee:點一點了事!只是為了湊滿十五個女主角而已,一次一個?相   03/19 11:35
→ ssnlee:同的事情做十五遍…別鬧了!save/load大法用一用就好了     03/19 11:35

哈哈哈
我註定是阿宅沒女友命的啦
我玩同級生2 是整個學期都去打工
結果誰都沒追求到  哈哈哈哈哈….

※ 編輯: barbmarco       來自: 202.175.79.186       (03/19 11:42)
推 rshadow:在台灣家長對於ACG的迫害遠大於(偽)女性主義者           03/19 11:42
→ rshadow:新聞和報紙更加暴力色情卻沒有管束                        03/19 11:43
→ rshadow:我可以讓小孩未成年去玩H-Game,但不要看新聞              03/19 11:43
推 ssnlee:就『只是』玩個遊戲而已,我想很少人懂這是啥,當年單機遊   03/19 11:46
→ ssnlee:戲隨便一套外國的都要1200~1800,買來就是要玩,要把他破台  03/19 11:46
→ ssnlee:我還真沒去想這些婦團提的東西,原來這叫迫害女性喔..帥呀!  03/19 11:47

寄件者: <NDark.bbs@ptt.cc>
收件者: <ndark@vision.csie.ncku.edu.tw>
主旨: [分享]談"所謂"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日期: 2009年3月19日 下午 12:05

作者: barbmarco (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看板: MenTalk
標題: [分享]談"所謂"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時間: Thu Mar 19 11:22:44 2009

這是轉載自巴哈姆特討論區 H-game 版的精華區
這已經是12年前的文章了
不知道各位版友有沒有看過
就post上來分享一下

標題的"所謂"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其他都是沒有更動
文章比較長, 大概直接END的人會佔多數…XDDD

———————————————————————-
作 者:SAKURAKO (杉本櫻子)
標 題:談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時 間:バハムート (Thu Apr 17 00:52:06 1997)

[談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為了要把同樣觀點的部份合在一起回,我把部份原文重新編排,請見諒

另,文中我對於那些所謂「女性主義者」的觀點,
是我在看了一些自認女性主義先驅者的所作所為後所提出的感想,
並非針對sula兄

※ 引述《sula (色情小潘安)》之銘言:
: : 在同級生2的遊戲中,一般都是一次追一個女孩,
: : 然後跟她過著幸福的生活,這種劇情較能令人接受
:     抱歉….這種情況好像只有在我第一次玩時才出現說…因為我玩遊戲有一個習慣
: 就是先自己玩一遍,然後再用攻略玩一遍,您也知道有攻略的人一定都是前後比對互相
: 參考的將所有不衝突的劇情一次玩完,有時候就會有最大可能的(六個)的攻略同時一起

那可不一定,同級生2攻略所推薦的攻略法就是一次只追一個女生,
而我就是這樣一個女孩一個女孩慢慢追,把十四個女孩的劇情都仔細玩了一遍,
而櫻子的劇情則是玩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 難免的去比對一下,覺得這個現象很有趣說….,不過有一個客觀的事實,不管同級生再
: 怎麼純情,再怎麼"賞心悅目"但他依然是個H-GAME(啊!!!奄野的陰影又來了!!!!)

那又怎樣?以電影來講,一部電影是不是限制級並不會影響這部片子的水準,
反而是尺度提高之後,導演更能夠盡情發揮,將劇情詮釋得淋漓盡致,
我覺得你這種說法,就好像看到國外的限制級電影,
就輕蔑地說「啊,那也只不過是部三級片罷了」,
同級生2也是,你不能夠因為這部作品中有性愛場面,
就把焦點集中在H的場面上,而抹煞了這部作品整體的水準

不過話說回來,不同的人看一樣的作品,會有不同的焦點
想當年我去澳洲時,在旅館看電視上播「與狼共舞」,
電視上演到男主角跟女主角的性愛場面,
坐在一旁一起看的家母看到這一幕,說了一句
「你怎麼在看A片啊!!」

當場被她打敗………..

我覺得家母的心態跟您有異曲同工之妙……..:)

「性」並不是什麼骯髒淫穢的事,它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確實存在
而又決不可缺少的東西,如果刻意去忽視它,或是刻意把它從我們的生活中抹消,
那才叫做不正常,這個觀念各先進國家都已經具備,
在他們的電影電視中,並不會刻意去避免男女主角的性愛鏡頭,
相反的,他們認為這是男女主角愛情的表現,
這個觀念國內還很不成熟,刻意去避免談論"性"的結果,
只是使得下一代對性的觀念更加模糊,只好靠自己揣測,
也造成了許多扭曲不實錯誤的性觀念,
若要比喻的話,我覺得國外對性的觀念有如『成人』,
他們可以以健康的心態來看待它,討論它,將它視為生活的一部份並enjoy in it,
而國內的觀念就好像一個『國中生』,
看到課本上胸部乳房的字眼,就開始一群人露出賊笑,
只知道去強化生殖器官的印象,卻對兩性互動關係完全忽視

今日國內對兩性關係的扭曲的原因,
根本不是一些自認女性主義者口中所謂H-Game,動漫畫的問題,
(關於這點後面我會再詳細說明)
而是在於『對兩性關係教育的徹底缺乏』
縱觀形成一個人的人格最重要的青少年時期,
居然只有幼稚園時爸媽教小孩說「男孩子跟女孩子是不一樣的」,
以及國中課本短短兩篇教生殖器官的文章,其他的竟然完全沒有?!
仔細想想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
而兩性之間交往的觀念,也因為國內升學主義至上強迫男女分校的愚蠢政策,
使得青少年在他們形成人格最重要的時期卻嚴重缺乏這方面的經驗,
一旦要接觸,就是抱定了以談戀愛為前提的「不純異性交遊」,
根本無法以『平常心』去對待,而社會對「性」嚴重壓抑的結果,
只是造成了青少年對"性"抱有更偏差的揣測與幻想
等到他們長大了才會發現「性」也不過如此,
只不過是我們吃飯睡覺生活中的一環,根本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可是在這青少年在黑暗中摸索的時期,就已經造成許多的社會問題了

: 您只能說他是一個"特別的"、"與眾不同的"、"將性的成份提高至愛"的H-GAME,但卻
: 無法閉著眼睛說,"這只是一個男女之間純純愛情的一款戀愛模擬遊戲…."

如我前面所說,「性」是生活中的一環,
你不能因為兩個戀人有性行為就說他們不是在談戀愛

而且實際上戀愛有很多種形式,有人僅憑書信往來就萌生愛意,
一見鍾情的例子也所在多有,甚至對一個根本不是真人的瘋狂愛戀,
我不認為有任何人有資格批評別人所付出的感情算不算戀愛

: (何況戀愛 是不能模擬的….),
:     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世界上有恆久不變的戀情???我相信有…不過電腦的攻略
: 及SL大法卻不斷的侵襲我那脆弱的信念(笑)^_^
: 句了^_^…出處請看EVA最後一集…)不過當然,這些作品除了“發洩用”外,其教導的
: 偏差的性觀念,也十分的可觀,所以Alice公司就常以此點來大作文章,明明做出來的

什麼叫模擬遊戲?以電腦模仿出現實生活中物體該有的response,
『簡化某些要素後』,讓對該項事務沒有專業知識的普通玩家
也能享受該項事物中的樂趣。
而且既然是電腦遊戲,人造AI,那麼自然無可避免的會受到電腦硬體的限制,
而受限於「遊戲必須簡化某些要素」的條件,自然也會有所謂S/L大法
或攻略的出現,這點並不奇怪,只要玩家能弄清虛幻與現實的不同,
了解現實生活是無法S/L的,現實生活是沒有攻略的,
那麼在遊戲中存在這些密技便與現實生活不相牴觸。
若以「模擬遊戲」的定義來看,
同級生2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戀愛模擬。

當然就有女性主義者抱怨了,說這類遊戲中過分簡化與異性交往的過程,
是沒錯,但這才是為什麼要有這些模擬遊戲的原因!!!
如我前面所標示,「簡化」是模擬遊戲中十分重要,不可缺少的因素,
如果不將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加以簡化,則根本無法讓一般人也享受到該事件的樂趣,
比如說飛行模擬,跟真正開飛機來比,它所扣除掉的繁瑣步驟可以說是驚人的多,
但是最重要的一點,這也是許多女性主義者在批判這類媒體時往往搞不清楚的,
那就是,

「遊戲中的虛幻世界跟現實生活根本是兩回事!!!」

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你不可能玩玩飛行模擬,就有能力去開真的飛機,
你也不可能因為精通賽車遊戲,就有能力可以真的開車上街頭,
同樣的,玩戀愛模擬遊戲,也不能拿其中的情節去套真實生活中的兩性關係,
那根本是兩碼子事
而今日所謂女性主義者反對的焦點,就好像在說

「因為真實生活中開飛機是很複雜的,
為了怕人家拿本遊戲手冊就想去開飛機,
所以經過簡化的飛行模擬遊戲不准存在!!」

我覺得這個觀點是相當可笑的,現實生活是現實生活,遊戲是遊戲,
如果照她們的說法,那所有的模擬遊戲通通都不准玩了嘛!

再談她們常主張的「玩此類遊戲會造成玩家有偏差的性觀念」
也就是說她們認為玩家會照著遊戲中的模式去發展他們對異性的關係,
照這個說法的話,那是不是說玩"賽車模擬"也會助長飆車歪風,
玩"快打遊戲"也會助長社會暴力事件?
玩極道梟雄時用火箭炮機關槍掃射群眾,
或是在毀滅戰士中大開殺戒的那些青年學子,
難道就會真的因此上街對著群眾用機關槍掃射?

我覺得這根本是在倒果為因。

對性,暴力的慾望,追求速度的快感,這些是原本就埋藏在人的心底,
(心裡學家馬斯洛以五F來表現人的基本需求,亦即
『性慾』,『食慾』,『群聚』,『戰鬥,征服』,『逃走』)
只不過我們平常用所謂的倫理道德去把它壓制住,
而被壓抑的這些慾望,只好選擇合法的宣洩管道,
在電腦上飆車,在電腦上打人,在電腦上追女朋友,
青少年用這種方式宣洩慾望,我認為絕對比真的上街頭飆車,
上街打人,要好得太多

女性主義者挑這些東西開刀的原因,
只不過是因為不願意接受這些慾望是原本就藏在心裡的這件事實,(女性的潔癖)
所以才找尋一些可以推卸責任的目標:
「我都沒有錯!都是那些外來的遊戲漫畫害我的!」

我覺得她們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分不清虛幻與現實的差別」
以H-game為例,她們常以遊戲中男主角的作為,
將其幻想成現實生活中男性對她們的迫害,
我覺得這是很荒謬可笑的,
但這也正反應出一些有被害妄想症的女性主義者在真實生活中找不到
對她們迫害的事實,只好拿一些不存在的東西將自己代換進去,
(如H-game中的女性角色)然後說自己被迫害了,
常可見女性主義者振振有辭地說她們被男性社會壓迫,
但卻老是光繞著意識型態打轉,
扯一些自由心證的東西企圖使別人相信她們是被壓迫的一群,
像我就聽過幾個十分可笑的例子,
有人說女孩子坐姿端正雙腳併攏,
是被大男人主義為了自己利益而將女性洗腦的結果?
她說因為男孩子為了要在坐車的時候佔取較大的空間,
(就是那種火車上的一長條的椅子)
所以總是腳開開地大剌剌地坐著,然後規定女孩子只能縮的小小地雙腿併攏,
這樣才能夠讓男孩子有比較大的空間可以坐
當初我聽到這話實在是好氣又好笑,
女孩子高興要用什麼坐姿關男孩子什麼事啊?我們管得著嗎?
再說有些女孩子喜歡穿短裙,如果她們平常就習慣大剌剌地坐,
在穿裙子時也一樣腳開開地坐,結果讓別人看到她的內褲,
那到底吃虧的人是誰?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而是教我們女性主義心理學的"顧燕翎"老師,
她在女權運動界算是小有名氣的了,連她這樣對女性主義
居領導地位且應有客觀評斷能力的人都有這樣的偏見,
那我不曉得其他那些只不過會耍耍嘴皮子的女孩子
心中對異性的偏見嚴重到了什麼地步

回到正題,再說為何女性主義者喜歡專挑這些漫畫,遊戲的麻煩,
深究下去其實可以發現其心態頗可議
以社會上的現象而言,對女性會有大男人主義的所謂沙豬,
或是在現實生活中對女性有偏差行為,將女人視為玩物的,如強暴犯
幾乎都是『成人』,一些可笑的廣告如鼓勵男性入珠,
服用藥品來強,猛,久,征服女人,他的主要訴求也都是『成人』
真正影響到女性權益的應該是這些族群,
可是看看自稱女性主義者,婦女團體平時攻擊的對象,
漫畫?電玩?這些族群的對象是誰?「青少年」。
這是一個相當可笑的現象,像這種情形,與其說是「拍蒼蠅不打老虎」,
還不如說是「柿子挑軟的吃」,因為在社會上比任何人都要弱勢的,
就可以說是年齡較小的人了,女性主義者在社會上「自認為」遭到挫折無處發洩,
只好拿比她更弱的小孩來開刀
同樣的情形也表現在家庭結構上,若以女性主義者所謂的「支配和附庸」的關係
來解釋大男人主義家庭中夫婦關係的話,
我們可以發現扮演母親的並不是單純的被支配者,
相對的,她把這種權力慾望轉向比自己更弱勢的對象,也就是她的小孩,
在母親-小孩的關係中,她搖身一變,成了『支配者』,小孩則成了「被支配者」
這種權力關係屬於永久式的不平等,亦即支配者並非為了
培養被支配者成為超越自己的存在,而是在培養一更有效率的勞工,
一如傳統的「養兒防老」觀念,而此權力模式將一直持續到支配者老死為止,
就算小孩長得再大,知識再豐富,他永遠都是被父母支配著
將母親在家中的這種情形與女性主義者在社會上的作為相對照,
不難發現兩者有極高成份的相同,猶如食物鍊一般

而女性主義者對H-Game本質的的錯誤認知,
不,應該是說對於「娛樂」本身的錯誤認知,
是造成她們發表一些不負責任(或者該說是推卸責任)的言論的主要原因
其中的問題就在於,『以教育的觀點來批評娛樂的方式,根本就是一大錯誤!』
「教育」跟「娛樂」兩者是完全不同目的的東西,
一個是基於理論上的觀點,告訴你「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但是對於你實際上的需求卻沒有太大的幫助,
比如說教育告訴你,「你不可以殺人,不可以用暴力」,
可是我心中又偏偏有殺人的慾望,有暴力的慾望,有性的慾望,怎麼辦?
像教科書上所說,用打球,從事正當休閒活動,來排遣這些慾望,
那根本就是不負責任的唬爛,確實讓自己專心在別的事,
可以「暫時忘記」某方面的慾望,可是這個慾望及問題依然存在,
只不過你以以自欺欺人的方式忽略它了而已,
除非你能打一輩子球,不然這個問題仍然會回到你心中,
我覺得教育者講這話,就好像在跟非洲難民說
「啊…你們只要去打打球,從事一些其他的休閒活動,肚子就不會餓啦~~」
一樣的可笑,食慾跟性慾以及人類其他的慾望都是人類正常的生理需求,
一味地以教育觀點企圖抹滅這些需求,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娛樂」卻能補「教育」對於這些慾望在實際的處理對策之不足,
它能對症下藥,直接解決人類對這些慾望的需求,

如果真要以教育觀點去批評娛樂中帶給人的不實資訊
造成觀眾對現實社會的情況有所誤解的話
(例如女性主義者所說H-Game所傳達的錯誤性知識)
那我覺得該被批的首推在小孩間大受歡迎的『迪斯耐卡通』,
第一,老鼠怎麼會講話?(←這不也是不實資訊嗎?)
第二,人被打扁了之後怎麼可能用打氣筒吹吹氣又回復?
這很明顯地有鼓勵孩童去抱著開玩笑的心去嚐試
「把我弟弟打扁,說不定他吹吹氣也會變回來」的暴力行為
如果照那些女性主義者用教育觀點去雞蛋裡挑骨頭的作法的話,
那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會有「娛樂」這個玩意了

常可見女性主義者認為說H-Game中「教導」玩家偏差的性觀念,所以罪不可赦,
但是實際上,一如我們在玩飛行模擬遊戲時,我們都很清楚這只是娛樂,
不可能拿到現實生活中去用
而玩賽車遊戲時,它很清楚地告訴你,你就是要開快!就是要快才能贏過人家,
真要說的話,其實這也算是頗嚴重的偏差觀念,
但是我們也很清楚,遊戲歸遊戲,現實生活歸現實生活,
而且娛樂就是為了要刺激人的感官,讓潛藏在心底的這些慾望得以發洩,
為了達到此一目的,所以才必須有激烈的情節,
男主角可以拿著機關槍碰碰碰地把壞人殺個精光,
但是我們知道這是「娛樂」,所謂壞人不過是一些演員罷了,
它並不會傷到任何人,但它卻滿足了人類平常壓抑在心底的慾望,
使其不至演變成真的暴力事件,而H-Game也是一樣的道理。

現實生活中有許多不能做的事,但是人的慾望依舊存在,
所以才需要有娛樂來提供此一宣洩的管道,
大禹治水的故事我想也不用我多說了,
一味禁絕這些宣洩管道的結果,
只是會使得問題暫時壓抑住,然後爆發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你如果不讓想追求速度感的青少年在賽車遊戲上發洩,
只是徒然逼他們真的上街去飆車,甚至亂砍人,製造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對H-Game也是一樣,如果有這方面慾望的人無法在虛擬的電腦世界
或是漫畫的幻想世界中滿足其慾望的話,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找真人逞兇,
到時只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問題

: (不懂女性主義的傢伙還感拿女性同胞們來當擋箭牌….笨蛋!!!)(笑),

說老實話,有一些女孩子常常誇耀自己對女性主義有多懂多懂,
然後就在那邊說男生都不懂女性主義,男人都是沙豬,
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無知的可笑,比起一些亂說話的小沙豬好不到哪裡去,
只不過看過兩本小說就自以為精通世上所有的H-Game,
然後就開始自以為是地高談闊論,
以目前的情形來說,一個人只要她是女的,
然後她可以掰上幾句不負責任的言論,
用一些莫須有的罪名來罵男人,她就自以為是個女性主義的救世主了,
這種情形是相當普遍的,但是實際上她們連女性主義到底想要幹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所謂女性主義之所以會崛起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女性體認到
自己長久以來一直扮演著傳統僵化的角色,因而失去了自我,
所以發起「女性自覺運動」,促使女性『自我檢討』,『自我改造』,
以適應此一快速多變的社會,這才是女性主義的「原點」,
但是她們在向外發展的過程中,遭到了外界的質疑,
「她們真的可以勝任此一工作嗎?」
此一質疑被解讀成所謂的大男人主義,
於是兩方就一直爭吵至今,女性主義不斷指責所謂的大男人主義之非,
認為一切的錯都出在男人身上,
到了今天,許多自認女性主義者已經忘了女性主義
原本促使女性『自我改造』的目的,
卻把時間通通花在對男人漫罵找碴上,我覺得這實在是很可悲,
如果女性自己都不能抱著開闊的心胸去看待社會上
各式各樣的兩性關係以及不同的聲音,
而仍然要用另一套洗腦教條規定說現代女性就非得這樣做,
現代男性就非得那樣做,那這樣跟傳統高壓的大男人主義有何不同?
如果女性主義者沒有察覺到她們自己正在步向以前形成大男人主義的路子,
那我覺得就算她們口頭上鬥倒了男人,
也只不過是造就了另外一個有著女性軀殼的女性沙文主義的女沙豬罷了

其實女性這種行為,很簡單的就是一種佛洛依德式
的用一簡單的原因解釋所有的事件加上「推卸責任」的心態,
『我都沒錯,一切都是男人在迫害我!!』
這也是女性主義的缺點之一,女性在社會上遇到挫折,
雖然會有形式上的自我檢討,可是最後往往得出
「因為對方是沙豬,所以歧視我」這種流於情緒化的簡陋結論
(嚴格講起來應該說是為了欺騙自己的藉口)
其原因之一就是『對自己的能力評價過高』,
某女性曾表示這樣的看法,
「明明我的觀點跟另外那個男的觀點說的一樣,
為什麼他說的就能立刻獲得人家贊同,而我說的卻沒人重視?
那個主席真是大沙豬!!」
以這個case來說,當事人雖然認為自己跟別人的能力相同,
可是人往往會對自己有過高的評價,這是第一點,
另外就是表達能力的問題,雖然說的是一樣的事,
可是有人拉裡拉雜扯了一大堆,怎麼講都講不到重點,
可是有人卻能夠用簡短的幾句話就讓人了解他想表達的東西,
然後馬上切入問題的核心,像這個樣子,兩個人講的雖然是同一件事,
可是在表達能力上就差了很多,自然給人的感覺也大不相同

今日某些「偽」女性主義者的作為,
(亦即指那些打著女性主義的招牌,
實際上卻只是拿女性主義當作藉口,當作爭權奪利的工具,
而非有真正的新女性的自覺的那些人)
我覺得很像當年文化大革命時的紅衛兵,
本來文革有其突破傳統不合理制度的良性出發點,
但是發展到後面卻變成各團體爭權奪利的手段,
今日的少部份「偽女性主義者」的行為,
真可以說是跟當年失控的紅衛兵一模一樣,
(請注意,我說的是「某些」,而不是全部,
真正有心創造一個獨立自主的自我的新女性是有的,
但是我對那些整天只會把自己的境遇怪到男人頭上,
卻不願意反省自己的那些「偽女性主義者」的行為不能苟同)
當年是破四舊,立四新,打倒牛鬼蛇神,
若有反對的聲音,就把他視為批鬥的對象,
而今天這些女性主義紅衛兵的行為跟在搞文革沒什麼兩樣,
只要是傳統的,就通通是錯的,就要把他通通推翻,
膽敢對她們的行為有意見的,就給他扣上一個沙豬的帽子,
然後把他鬥臭,鬥垮,
可是鬥完之後呢?繼續去批鬥下一個?
我覺得像這種只知道批鬥社會上現有的建制
而提不出更有效解決方法的行為根本不配稱做一個"主義",
不提別的,如果真照女性主義者的觀點,把這社會上所有的娛樂通通禁絕掉,
那請問人們對性慾,暴力欲,這些潛藏在心底的慾望要如何解決?
我不認為女性主義者對這個問題有任何答案。

其實現行女性主義跟當年馬克斯主義可以說是十分相似,
只不過把劇中擔任壓迫者的主角從資本主義換成大男人主義罷了,
其他的諸如過度理想化,忽略人性黑暗面,追求「假平等」
等等缺點都幾乎十分相像,
以假平等來說,在有女性主義撐腰的情況下,
一個公司主管要是對底下某位女職員的工作能力表示否定,
恐怕馬上被該位深以女性主義人權鬥士者自居的女職員
戴上「沙豬」的大帽子來批鬥
在這種主管被女性的純個人主觀認定下影響所得出對職員們的評價,
怎麼可能公平?女性可以振振有辭地拿女性主義來當擋箭牌,
可是實際上反而是在以此為藉口去「壓迫」其他的男性職員,
製造出一種平等的假象,實際上卻是真正的不平等

另外也常見女性主義者作出一些自相矛盾的事情,
比如說女性主義者常鼓勵男性去發展一些陰柔的特質,
諸如溫柔,無主見,依賴,美其名曰「解放男性」,
可是實際上女性主義者她們一面鼓勵男性發展這種特質,
一面卻斥責擁有這些特質的女性,認為她們是被大男人主義洗腦後的產物,
從這邊也可以看出一般女性主義者所普遍擁有的錯誤觀念以及雙重標準,
女性個性陽剛就叫做有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是被女性主義所讚許的,
而一個陽剛的男性卻被罵成是傲慢自大,愚蠢無知的沙豬?
女性擁有陰柔的個性特質就被說成是男人的性玩物,沙文主義的附庸者,
男性擁有陰柔的個性特質就是新一代的男性覺醒,超越了傳統的存在?

而在性慾自主上也常有自相矛盾的情形,
女性一面主張女性必須自主自己的情慾,
不再視性為禁忌與骯髒汙穢的東西,
可是一方面卻將情色行業歸類於骯髒汙穢的行為,
對於從事此一行業的女性鄙視為下流的階層,
由此可見女性還是擺脫不了傳統大男人主義父系社會中所教給
她們的要壓抑情慾,視情欲為隱諱的舊觀念,
若如她們所言性並非汙穢的東西,那我不曉得為什麼
跟性有關的商業就會變得骯髒汙穢?
一如人們不認為吃飯是件骯髒汙穢的事,
而對賣便當的人也不會認為他是骯髒汙穢的是一樣的道理,

而要談說某些情色行業中對性觀念的扭曲,
(很奇怪的是,對於這種對女性最切身最直接最寫實的問題,
反而卻很少看到有女性主義者挑出某家店or某件事來批評,
我想八成是認為罵這些人會遭到反彈,
而罵漫畫,罵電玩它們也不會說話,也無法辯解,
而它的消費階層多半只是些青少年,在社會上說話也沒份量,根本就不必在乎,
結果說來說來還不就是那句話「柿子挑軟的吃」)
對於這些真實生活的情色行業中隱含的負面影響,
我個人並不想替它做什麼辯解,我想說的是,以ACG來說,
將慾望以ACG的方式得到滿足,絕對要比花錢買個雛妓陪你睡覺要好得太多,
而沈迷於ACG中的世界到了頂點,也頂多是變成所謂的「二次元禁斷症狀」
對真人失去興趣,反而不可能會上街去強暴女孩子
如果硬要把這些對兩性關係的扭曲的責任推給動漫畫電玩的話,
我想請問女性主義者,有幾個強暴犯是愛看動漫畫愛玩日式H-Game的?
而以美國環境來說,他們的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
對於這些H-Game或成人漫畫有像台灣或日本這麼普遍嗎?
實際上是少得可憐,但是他們的強暴犯難道就會比我們少?

再提到女性主義者對於情慾的矛盾論點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在處理強暴案件時,男方律師常欲證明是女性穿著太暴露,
誘惑男性當事人,此時女性主義者便會給予反擊,
「要怎麼穿衣服是女人的自由!」

可是在面對最近吵過的檳榔西施的問題時,
這些女性的穿著卻成了婦女團體攻擊的焦點,
「賣肉!無恥!下流!」
奇怪了,當初捍衛女性穿衣自由的那些女性主義者都跑哪裡去了?

: 我們就拿同級生來講好了,現實生活
: 中我們是否可以一次追那麼多女孩子(也許可以…只要罩的話,不然會增加"不評"喔

我想這就是你對現實生活的認知不足了,
以先進國家來講,他們跟異性的交往,
並不像國內這樣是抱著"結婚"的不純目的在交往,
然後將生活圈子窄化到只有兩個人的世界,
對他們而言,兩性交往跟交一般朋友無異,他們一次可以交很多的異性朋友,
而且只要雙方心智成熟,兩方都願意,他們隨時都可以享受性生活,
他們把"性"視作是兩性正常交往的一環,是起點而不是終點,
不要以為這種情節只是電影中的虛構故事,
在國外認識幾天就上床的很多,自己去國外住一陣子就知道

最後做個總結,從一些女性主義者所提出的部份意識型態問題來看,
(比如說女性坐姿端正是男人的錯)
我認為,很多時候對於女性所指責的要男人負責的問題,
真正問題的癥結及解決方法還是在女性自己身上,
如果女性無法體會到「解決女性問題必須要靠女性改造自己,
而不是靠罵男人來推卸責任」這件事實的話,
那麼就算男性想幫女性發展出新的自我也是愛莫能助,
而且若女性還是停留在以往那種依賴心態,凡是都要男性來幫她們解決,
那只不過是又走上了大男人主義中的附庸角色的舊路而已
很多所謂被壓迫的問題其實只是在意識型態上,
女性單方面情緒上的認定而已,
很多時候女性會認為「喔!你這樣是在壓迫我喔!」
可是對男性而言卻是一頭霧水,不管從任何理性的角度來看,
都看不出到底有什麼地方壓迫到那位女性,因此爭執就發生了
舉個例子來讓大家更容易了解,(請注意,這只是虛構的舉例,
請不要跟我爭說現實生活中哪有這麼誇張的事)
一男一女面對面在吃飯,男的吃完飯後順手把筷子往桌上一放,然後喝起湯來,
此時女方開始對他大聲抗議「喔!你這個大沙豬,你在壓迫我喔!!」
男的自然是一頭霧水,一問之下,女方才說
「你把筷子的頭朝向我了!這樣令我不快!!」
然後經過女性主義者的渲染,這個事件就變成了
『男性故意將筷子朝向女性,是一種以陽具為中心凸顯出來的表徵符號,
以此就可以表現出男性潛藏在心中對女性的強暴慾望,
藉由放筷子這個動作無意識地表現出來…….』

現實生活中很多女性主義者與男人的爭執都是這個類型,
而在這個議題中,男性認為玩遊戲跟現實生活中對女性的尊重
根本是兩碼子事,我在家裡玩H-Game,頂多是
用滑鼠游標在畫面上點來點去,這是我的娛樂,我的思想自由,
跟那些走在路上的女性又有何干?
至少我決不會沒事拿隻滑鼠去脫現實生活中的女孩子的衣服
可是女性卻覺得「『我認為』你這樣就是犯到我了,我就是不爽!」
像這種心態已經根本就是所謂的「被害者情結」了,
隨時隨地都認為人家在用淫邪的眼光在看她,
隨時隨地都認為有人想強暴她,
為了避免自己的這種恐懼,只好主動出擊,
把所有可能的嫌疑犯-亦即所有的男性-通通一竿子打翻,
在他們還沒有犯罪之前就把他們當作重刑犯來看待
剝奪他們行動的自由,剝奪他們思想的自由,
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對他們進行洗腦,
只有這樣她們才能高枕無憂。

在這個社會中,道德倫理和法律嚴格地規定人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如果女性主義連人最後的幻想自由,最後的思考自由都要剝奪,
那跟當年對社會所有男女進行洗腦的父權主義有何兩樣?
我認為只要在現實生活中對女性有正確的觀念,正確的應對方式,
那在虛幻的娛樂世界中要有怎樣的幻想,說老實話女性無權干涉

而對於上面所說的「被害者情結」解決方法,對於這點,
我覺得就有如早期社會對某些族群的人歧視的問題一樣,
在以前,當人們叫某人「同性戀」,當事人會覺得有很嚴重的屈辱意味,
那他們是如何改善此一情況?除了向外界表達清楚同性戀的正確情況之外,
更重要的是『更正自己的觀念』!!!
一個言語上的壓迫行為,或是屈辱行為,如果沒有兩方的默契或同意,是不可能成立的,
因為以這個情形來說,言辭本身只有表達出事實,而沒有其他的意義,
其他的附加意義都是人們自己另外加上去的,
就好像人們對「瞎子」和「盲人」兩詞的觀點,
明明描寫的是同樣的東西,可是卻有著不同的附加意義,
對「同性戀」一詞也是一樣,你可以對它有各種屈辱的附加意義,
但也可以當它只是個心理學上的名詞
當A對B說「你是個同性戀」,在什麼情況下B會覺得他受侮辱?
只有在B自己也認為「同性戀」這個名詞是個屈辱的名詞的時候才會!
如果B對於「同性戀」一詞的觀念,一如現在同性戀者對自己的觀念的話,
那麼這句話對B來說就根本不會有任何屈辱的感覺,
同樣的,女性必須真正體認到,根本就沒有人有任何辦法以意識型態來侮辱女性主體,
除非女性自己就已經有了侮辱自己,貶低自己的行為的先入為主觀念,
一如舊式的同性戀對自己的看法一般,
以性這個議題來說,如果女性自己能夠擺脫傳統觀念的束縛,
體認到性是一個人理所當然的生理需求,而非骯髒汙穢的事,
女性才能真正擺脫外界在性這個議題上對女人的錯誤扭曲觀念,

就好像先進國家對情色娛樂的看法一樣,
從事情色行業的女性認為跳豔舞是一件正當的工作,
而外界也不會對她們抱著醜化扭曲的觀念,
同樣的,女性群眾也不會認為因為有女性跳豔舞而造成女性被迫害,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在強調女性必須「自我改造」,促進「女性自覺」,
如果連女性自己都不尊重自己與生俱來的生理需求,
而硬要把這些需求及行為視為是骯髒汙穢的事的話,
那又如何能要求別人來尊重她們呢?


上聯:我很天真我很傻
下聯:我會爭氣我會乖
橫批:信者白痴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02.175.79.186
推 ssnlee:同級生2我玩四遍就十五個全破,但我玩到第三遍時重點場面就  03/19 11:34
→ ssnlee:點一點了事!只是為了湊滿十五個女主角而已,一次一個?相   03/19 11:35
→ ssnlee:同的事情做十五遍…別鬧了!save/load大法用一用就好了     03/19 11:35

哈哈哈
我註定是阿宅沒女友命的啦
我玩同級生2 是整個學期都去打工
結果誰都沒追求到  哈哈哈哈哈….
※ 編輯: barbmarco       來自: 202.175.79.186       (03/19 11:42)
推 rshadow:在台灣家長對於ACG的迫害遠大於(偽)女性主義者           03/19 11:42
→ rshadow:新聞和報紙更加暴力色情卻沒有管束                        03/19 11:43
→ rshadow:我可以讓小孩未成年去玩H-Game,但不要看新聞              03/19 11:43
推 ssnlee:就『只是』玩個遊戲而已,我想很少人懂這是啥,當年單機遊   03/19 11:46
→ ssnlee:戲隨便一套外國的都要1200~1800,買來就是要玩,要把他破台  03/19 11:46
→ ssnlee:我還真沒去想這些婦團提的東西,原來這叫迫害女性喔..帥呀!  03/19 11:47

廣告

One thought on “[1997] 女性主義者對娛樂文化的偏見

  1. 要拔除H-game之前先把三級片, 跟限制級電影一起鬥倒吧, 對身心有沒有害是跟後台硬不硬有關係而已, 就像菸與代糖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