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H

我們要更好的未來。


近日有幸能夠跟業界前輩討論遊戲產業的未來。

其實在出席之前,我就已經問過我的同僚相同的問題。

但經過我從同僚的答案,與會人士現場的回應,以及我自己深入思考。卻沒辦法得一個好的答案。而更難的是在短時間講一個很完整的論述。讓我一夜難眠。

也許最簡單的方式是A製作人所說:"減稅最能立即幫助。"

政府該怎麼幫助這個產業?

第一層我們開發者缺的是資金,但政府發錢可行嗎?這第一步我們就遇到貫穿全局的問題:資源都是有限的。不管從個人,公司,政府的角度來看,資源都有限。在資源有限的情形下,就會遇到接著的問題,為甚麼是發展跆拳道,棒球,而不是高爾夫,網球,羽毛球,桌球,巧固球?也就是我在會議補充Y製作人時說:"你正在問一個太高層次的問題,你正在問遊戲產業是不是政府的重點產業?"。當資源有限,就會遇到為什麼錢是給你,而不是給我的問題?當我們是從網球的角度來看,當然會覺得應該補助網球產業,而不是補助棒球。當我們設身處地去思考,就會發覺這個真的是大哉問。

第二層。開發者會做產品,但卻不擅長賣產品,因此為了讓產品曝光,會需要尋找適當的發行商來合作。而我們常聽到開發商因為資訊的不對等,在與發行商接洽的過程中出現許多誤會與困擾。因此我很能夠理解,第二位同僚就為什麼提到:希望政府能成立專職的發行商。但很可惜的我也認為這方案也會遇到問題,這個問題是我很早以前就發現,詳述如下:

當年我在工研院寫論文專利,專利簡單來說就是發明。而困擾我的是專利既然是在技術上的領先創新,那麼最了解它的人是發明者。因此誇張且巨觀地講在這個世界上應該不會有比發明者更懂這項技術的人。因此專利審核時的審核委員的存在就是一個弔詭。

在與會中,Y製作人也提到相同的意見,政府找來的顧問,其資格落後第一線開發者甚遠,離開市場更遠。所以我們希望政府來做發行商,就不可能達成,因為政府沒有適當的專業,勉強而為,也會變成政府委託目前現存的發行商(如最近很紅的BOT案)來執行,這無法解決一開始我們想解決此問題所遇到的困境。

第三層,同僚提到政府應該實行貿易或關稅壁壘,透過政府的強制力,將不良的外國產業阻隔於外,扶植產業。

近幾年來台灣遊戲產業受到大陸遊戲業的侵襲影響非常大。這個意見的來由我在對學生演講時也剛好被問到,也就是我們目前的競爭者資本雄厚,特別對智慧財產權的觀念並不對等,它們可以使用低廉的成本(沒授權卻能使用知名IP,搭著別人順風車)來與我們競爭,而台灣開發者則(可能受到道德素養,職業道德,或智財權法律,甚至在我成長歷程媒體常提到的美國301條款)不能。在這樣大陸強攻的情形下,我面對學生們,我說我很難告訴他們,抄襲是不對的。就假如班上同學有人作弊,卻沒受到處理,現實面上,我不能告訴他們不該作弊。

使用法制來介入的做法,看似是政府應該做的,但我卻知道保護政策並非良藥,網路世界其實不如實體商品容易防範,小國更難實行保護政策。更糟糕的是,當貿易壁壘形成,國外商家顯然就會將價格轉嫁給消費者,屆時第一個跳出來罵這項政策及我們國產開發者的一定就是玩家。

每個團隊或開發者都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

我發現與會的開發者,雖然提出了很多不同的建議。但唯一大家共通的問題就是政府補助很難拿。這一點我提出了看法:開發者對於政府補助方案的見解其實有著觀念上的差異。也就是,大多數的政府補助方案,其實肩負著產生產值的責任,也就是政府投錢下去要看到成果。然而創業,或遊戲就是一條高風險的產品,回收率其實相對於其他的商業產品就不是立竿見影。也因此政府補助其實並不喜好投資遊戲產業。也就是"補助"其實一點也不是"補"與"助",他其實有點像是放大器。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創投,其實創投並非我們所想的給你一筆錢讓你創業,創投真正的名稱其實叫做"上市推手:將已經有績效的公司成效倍增推上國際上市,然後賺最後一筆錢"。我們想像中的創業基金其實叫作天使基金,台灣往年其實並沒有制度化的天使基金,台灣的天使基金叫做"跟親友借錢"。

因此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政府想要補助哪一類的商家?如果政府想要補助已經有規模,有獲利(已驗證商業模式)的公司,那麼現行的補助政策顯然一點也沒錯。我們想要問政府想要補助的對象是甚麼?其實反過來就可以從開發者來區分:

  1. 有技術,但產品還在路上的開發者或公司。他們需要的是第一筆資金,讓產品真的孵出,更重要的是必須有正確的方向與信仰,他們才能堅持到那一刻。
  2. 產品剛上線的開發者或公司。他們需要的是行銷正確的資訊。
  3. 已經有戰績,有詢問度(但還沒獲利)的開發者或公司。他們需要的是法律商務的合約諮詢。
  4. 已經有成功且賺錢作品的開發者或公司或已經小有規模及金流的開發者公司。他們需要的是管理(擴張)的經驗,國際化的機會,健全的人力來源。

因此,當我們開發者處於創業之道不同的階段,我們需要的東西可能不同。政府該問自己的是政府應該補助哪一階段的開發者?為什麼?

為什麼我說終究是回到人的問題,信仰的問題?

為什麼錢是給你,不是給我?為什麼營運商不中意我的產品?為什麼分成的成數如此?為什麼補助案我不合格?為什麼政府要保護遊戲產業,不是去補助足球?為什麼台灣玩家能夠接受抄襲作?為什麼玩家偏好外國產品(貼個法國名字台灣牌子就感覺變成外國牌子)?這些問題中就回到只剩一個問題:玩家素養的問題,人的問題,信仰的問題:我們(包含玩家,開發者,發行商,政府)認為甚麼遊戲才是好,該補助,該愛護,該支持的遊戲?

也因此我的同僚最後給我一個答案,我認為雖然對現況沒有幫助,但真得是一個很真心情意的建議:把錢給教育,讓人民的知識及素養提高,十年之後也許我們就真的有機會來發展文創產業。

後記

其實我自己也有一個建議,但我並沒有說出來,就如同上面那個真心情意的建議,我認為這也是不能立竿見影,也不能杜絕漏洞。

那就是如果無法避免人的問題,政府部門有權力者的人是無法要求水準,我們也不相信國內的大公司,又不可能把這權力給正在開發中的球員。那就把權力給國際。也就是第四層建議,資助得獎作品,設定"一個"又屬於商業(不可完全獨立,因為這會生出蔡明亮),又有公信力(不可偏引擎商或平台商)的獎項,只要專案的作品能擠上一定水準。政府就在後續一年資助(前)一年完整的人事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